淮北张瑞玺捐献造血干细胞挽救9岁男孩生命 感动两座好人之城

发表时间:2018-12-29    来源:六福彩票
將本文分享到微博:
[關閉]
  “說好人,道好人,美麗之多好人;說好人,道好人,塞上軍營出好人;說好人,道好人,好人好事最感人……”幾天來,在“好人之城”甯夏中衛、安徽淮北,一個名叫張瑞玺的戰士感動著兩座城市,有人還專門爲他編出動聽的“花兒”。 

  在一位患有地中海貧血的9歲男孩生命的關鍵時刻,他義無反顧地捐獻了自己的造血幹細胞,挽救了一條鮮活的生命。 

  做出“好人”之舉 

 

張瑞玺進行采集前的准備工作。 

 

醫生向張瑞玺展示采集到的造血幹細胞。 

 

捐獻結束後與工作人員合影。 

  今年6月初,中隊接到自治區紅十字會關于捐獻造血幹細胞的通知後,甯夏總隊中衛支隊中衛中隊指導員白帆突然接到自治區紅十字會電話,中隊戰士張瑞玺的造血幹細胞與遠在浙江的一名血液患者配型成功,根據中華骨髓庫通知,請求張瑞玺捐獻造血幹細胞,爲患者提供生命救助。 

  地中海貧血症,又稱海洋性貧血,是一種遺傳性小細胞性溶血性貧血,主要臨床表現爲貧血、腹內結塊、發育遲滯等。患者必須先接受大劑量放療或化療,盡可能清除體內的腫瘤細胞,然後再輸入他人的造血幹細胞,重建正常造血和免疫功能。造血幹細胞,被醫學專家稱爲“生命的種子”,在骨髓移植和疾病治療方面有著重要作用,但造血幹細胞配型機率非常低,患者和供者之間配型成功的幾率通常在萬分之一以上。 

  據紅十字協會工作人員介紹,這名小男孩從10個多月就患上了地中海貧血症,先後輸血200多次,身上流淌著200多人的血液,承受了許多同齡人沒有承受過的痛苦。期間,家人一直尋求移植手術,經曆多次初配合而高分不合、高分合而體檢不合格以及捐獻者反悔等。現在,小男孩已經産生內髒並發症,如不及時進行移植手術,生命隨時會遇到嚴重威脅。 

  張瑞玺的第一反應就是救人,一定要讓這個孩子健康快樂地活著。入伍4年來,他曾多次擔負武裝巡邏任務,深知“一個孩子影響一個家庭,一個家庭影響一方安定”的道理。 

  雖然網上充斥著“捐獻幹細胞後半生就廢了”“那是要死人的事”“打動員劑像過‘鬼門關’一樣痛苦”等說法,但一想到世界這麽大,能在千萬人中與一名兒童血液患者配型成功,延續一條生命,挽救一個家庭,他感到十分榮幸,激動地說:“軍人戰時維穩處突,和平時期爲人民做貢獻,理所當然。能爲孩子捐獻幹細胞,是一名軍人應該做的事!” 

  傳承“好人”家風 

爲小學生講解雷鋒精神。

 

爲學生捐贈學習用品。 

  當指導員白帆征求張瑞玺意見時,他毫無二話,只是給遠在淮北老家的父親打了個電話。 

  父親張占海操著濃重的安徽話,高興地迸出一個字:“管!” 

  張占海是首屆“淮北好人”,當郵遞員22年,最多時每天要走70多公裏送2萬多份報紙,從無粗疏錯漏,誠實守信一輩子。他還先後爲5名貧困生訂閱《學習方法報》,常年幫助1名患病老人取款彙款等,在當地享有很高的聲譽。 

  張瑞玺從小就視父親爲偶像,並一直牢記家訓:向上向善,樂于助人,做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 

  張瑞玺把榮譽看得比生命還重。入伍後,他將父親當選“淮北好人”和“淮北道德模範”事迹報道的《最美郵遞員》和《誠實守信》兩張報紙藏在挎包裏,一有時間就拿出來看一看、學一學,努力做一個軍營“好人”。 

  平時,張瑞玺也總是力所能及地做一些好事:巡邏路上,不厭其煩地爲人指路;休假期間,看到老人輪椅過不了橋,急忙跑上去幫忙;乘車途中,遇有急刹車,下意識地扶旁邊乘客一把…… 

  對張瑞玺無償捐獻幹細胞這件事,張占海和中隊長王猛都不感到意外。因爲他們切身感受到一個戰士在軍營裏的轉變,張瑞玺已成長爲一個不折不扣的好兒子、好戰士:休假回家,把家裏打掃得一塵不染;休假歸來,對負責的工作一絲不苟、幹得有聲有色,一切行動都在證明自己:做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 

  開啓“好人”征程 

 

學習雷鋒相關知識。

慰問困難群衆。

  11月18日清晨,張瑞玺從中衛支隊出發,踏上了捐獻幹細胞之路。走出甯夏,他的心情激動而緊張,激動的是自己就要用造血幹細胞挽救一條生命,緊張的是生怕患者在捐獻過程中出現什麽差池、接收幹細胞後能否康複…… 

  19日,在打完第一針外周血動員劑後,張瑞玺參觀了病人手術的無菌倉。蒼白的床單、冰冷的器械、孤獨的病房,讓他的心靈受到深深震撼。他仿佛看到一個9歲的男孩正隔窗相望,焦慮地等待著他的救助,眼神裏充滿了對生命的渴望,顯得是那樣可憐和無助……而此刻,如果捐獻者反悔,等待患者的,只能是死亡。 

  爲了能將最健康的血液輸送給患者,張瑞玺又接連打了3針動員劑,以促進體內造血幹細胞的生長,每打一針都會加重副作用,腰酸背痛的他到最後連下床都很困難,但仍咬牙堅持著。 

  張瑞玺深知:自己的每一滴血液都肩負著神聖的使命,承載著向前奔跑、與死神爭奪生命的希望,並不斷告訴自己:一定要堅持。因爲患者比自己更痛苦。病情如軍情,關鍵時刻,自己絕不能當逃兵。 

  22日,一只小拇指粗的膠皮管從張瑞玺左臂將血液導出,經過細胞分離機,又回到右臂。整整4小時,他的身體時而發燙、時而冰涼,但始終沒一句怨言,胳膊實在麻木了,就讓父親使勁捏一下。 

  從沒見過父親流淚的張瑞玺,竟然看到父親像個孩子一樣不停地掉淚,他覺得自己沒有給父親丟人。手術後,張瑞玺的渾身像水洗過一樣,他起身想上廁所,卻一下子失去了知覺…… 

  經過4個小時的采集,當150毫升的造血幹細胞從張瑞玺的血液中分離出來,他也成爲全國第7814例、甯夏36例造血幹細胞捐獻者。 

  1個月後,患者所在醫院專家傳來喜訊:造血幹細胞已經植活,小男孩出院康複治療。 

  如今的張瑞玺,也有了讓父親爲之驕傲的珍藏品,一封飽含深情的感謝信,文尾還綴著一段稚嫩的字迹:謝謝叔叔,你把自己的幹細胞捐給了我,給了我新生命! 

  前不久,安徽淮北濉溪縣、甯夏中衛市文明辦分別推選張瑞玺爲“濉溪好人”“中衛好人”,張瑞玺也光榮入圍甯夏“2018身邊的感動”評選活動。 

  面對榮譽,張瑞玺覺得自己做得還遠遠不夠。前幾天,在單位領導共同推動下,中衛學雷鋒服務中心、武警中衛支隊中衛中隊與中衛黑林小學以及中衛馮莊村孤寡老人分別結成“1+1”助学和精准脱贫帮扶对子,张瑞玺又開啓了下一步的“好人”征程。 

  他信心滿滿地說:“做一件好事不難,難的是一輩子做好事。我一定要把做好事當作生命的一部分延續下去,努力做一輩子的‘好人’……”。( 雷鐵飛 

責任編輯:單雨萍